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 
首页 > 文体新闻 > 静静地,享受古城的文化气息
q
 怀新平系列言论专栏
 青春在奋斗中升华
 任性,必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!
 “新农人”务必姓“农”
 无悔 无怨 无憾
 奋斗,在平凡平实中闪闪发光
 行人,别把斑马线当“福利”
县区传真
 我市开展“质量月”专题宣传咨询活
 潘集区构建基本养老保险立体化宣传
 凤台县多措并举推进“凤粮入川”
 八公山区扎实推进城乡居民基本养老
 毛集实验区招商引资保持良好增长态
 田家庵区“春风行动”突出精准扶贫
 八公山区全力应对H7N9疫情防控
 谢家集区成功捣毁一处食品加工黑作
静静地,享受古城的文化气息
【字体: 】 发布时间:2019-5-15 8:34:17   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  1、凡淮南日报社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淮南日报社所有,任何网站和媒体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2、已获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本网作品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淮南网”和作者名字;3、对违反以上两条声明的网站和媒体,淮南日报社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 

寿州这座小城不但玲珑剔透,而且精巧雅致,她被绵延的八公山和奔腾的淮河包裹着,是淮山秀水给了这座城市无限的灵气和魅力。自楚国定都寿春以来,楚文化更给寿州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。随后,淮南王刘安,又招八公,形成了“淮南小山”的文化团队,采编了鸿篇巨制《淮南子》。楚汉文化,经纬纵横交织着,让寿州小城别具一格,风格迥异。随着几千年的文化积淀,从汉唐到明清至五四运动,寿州地域文化大放异彩,不仅给我们的民族文化带来巨大影响,而且,这种文化更是让寿州人受益匪浅。这里的百姓时时刻刻被文化滋养着。是深厚的文化积淀,让小城人活得更精彩、更浪漫、更有滋有味。

城 门

寿州古城被一个全长7147米的城墙包裹着,3.65平方公里的城区,住着十几万人口,古城的拥挤程度可见一斑。一直有两个问题在我脑海里得不到合理的解释。直到现在,我才或多或少的知道一点。一是,寿县早就提出“冲出围城”为什么直到现在人们还是不愿出城;二是,文革期间,寿县“破四旧”的力度特别大,一些文物古迹被破坏,为什么古城墙却保留下来了?我查阅了大量的史料。寿州自古就有“水包子”之称,历代水患不息。县城正当淝水入淮之口,地势低洼,本来是“恃水以为固,而其患亦恒由于水”。粗略统计,仅明、清两代,寿县城就直接遭受水灾十五次。光绪《寿州志》所载的自明永乐七年至清光绪十年(公元1884年)的27次修城,全部由水患引起,1939年、1968年的两次修城,也是为了防水,频繁的毁坏和维修,军事防御和防汛抗洪的双重需要,形成了寿县城墙特殊的形制与功能。据《寿州志》记载:从光绪十二年(公元1886年)、民国20年(公元1931年)到1954年,3次大水给寿州人民带来了灭顶之灾。1954年寿州“北城墙高26米,瓦埠湖水位25.5米,站在北城墙上可操水洗手。”1991年,寿县洪水,李鹏总理亲临寿县。新华社一位记者到寿县采访,拍了一组照片,大水围城,几位老人在古城墙上悠闲地下着象棋,那种对脚下洪水藐视的泰定令记者叹服。防止水患,是寿州古城墙的重要功能。

寿县历代兵战不息。且不说古代的“淝水之战”等,嘉定寿州城建成之后,40多年间,蒙古军曾五度攻打寿州城。清咸丰十一年到同治二年,苗沛霖两次屠寿州城。民国二十七年(公元1938年)至二十九年,日本侵略军先后三次攻陷寿县城。城上雉喋、画凉亭、文峰塔及四门城楼相继被毁。

寿县人总是把城内当成自己的家。每天从城门进进出出,就像从家里进进出出一样,有一种归属感。进了城门,好像到家了,就安全了。所以,当日军再次攻打寿县城时,当时守城的桂系部队曾以“敌攻则我不易守,敌守则我不易攻”为由,打算拆除城墙,遭到老百姓的强烈反对才取消拆城墙的念头。

既然是这样,在文革中,城墙被保护起来,也顺理成章的事情。寿县的城门一年四季总是敞开着,像是迎接儿女们的归来。只有到了大水围城,才把四门封闭,人们在城门内与洪水抗争。

广 场

寿县城的面积小,自古繁华。但是,寿县城广场也很多。就拿楚文化博物馆的广场来说。那里的土地可以用寸土寸金来形容。如果当初寿县不是国家级的历史文化名城,如果当初寿县不是被人们誉为“地下博物馆”的称号,如果不是文化的魅力,国家不会在那么一个商业街区建一个那么大规模的博物馆,老百姓也不会在那么一个黄金地带,每天在广场上散步、休闲。还有位于通淝门南边的春申君广场。春申君广场,原来是官亭街市场。那里的每一间门面房最低都是几十万元,对于这块地皮,执政者把它开辟成文化广场,不但要放弃不菲的经济利益,而且要有“登高望远”的眼光才行。每当华灯初上,经过春申君广场,总会看到男女老少,有跳舞的,有唱京剧的,有敲锣鼓的……我都心生感动:如果不是文化的魅力,这里不可能被建成文化广场。古城的四门旁边,都有广场。古城的住宅小区也都有广场。夜幕下,一曲曲优美的舞曲伴着人们翩翩起舞,小城的人民陶醉在忘我的境界里,如醉如痴。

白果树

能证明寿县历史的,除了古城墙,除了秦砖汉瓦,除了楚大鼎越王剑,除了古墓遗址,除了历史的记载和人们的记忆,就是白果树了。

白果树,又名银杏,也叫“公孙树”,是原产中国的特有树种,被誉称为“金色的活化石”。她起源于3亿年前,被公认为“活化石”。第三纪末及第四纪初,在北半球发生巨大冰川以后,这一孑遗的“活化石”,仅在受冰川影响最小的我国长江流域一带的群山中保存了下来。大约1300年前,才传到日本,18世纪相继传入欧洲、美洲。中国是世界银杏的最后天然产地和现代银杏的发源地。

然而,就是这么名贵珍稀的白果树,1000多年以上的,我们寿县目前还有5棵。城关报恩寺内有两株唐贞观年间栽植的银杏,树高21m,胸径190cm,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。孔庙大殿前有两株明代所植的银杏树,雌雄各一,高30m左右、胸径100cm,至今仍生长良好。由于拓宽西大街,原先位于孔庙的还有一棵白果树在西街马路边,周围也安上了护栏。在西街清真寺里,也有几棵白果树,有的人说树龄有1000多年了,但是找不到记载的史料。但,最起码有两棵树达600年历史。

古树总是一个城市的记忆,它是一个城市发展的见证者。每当我在报恩寺、孔庙和清真寺里,看到外地人搂着白果树照相,看到人们手拉手围着白果树,丈量白果树有多粗的时候,我都为寿县,有这么珍贵的树而自豪。有外地朋友来寿县看我时,我总是带他们去看看白果树,并且问他们,你们那里有这么名贵的白果树吗?

文化是人类生活的反映,文化是历史的积沉,是人们对理想生活的追求,是人们的高级精神生活。是人们对伦理、道德和秩序的认定与遵循,是人们生活生存的方式方法与准则。文化是一个城市的灵魂,一个没有文化底蕴的城市,是没有品位的。我们在享受文化的同时,也要为保护这个城市的文化元素做一点有益事情。(陈立松)


|
|
|
|
|
|
|
|
|

皖ICP备07008621 皖网宣备3412015007号  主办:淮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:淮南网
如果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E-Mail:huainannet@163.com 
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站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淮南网"。
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感谢您对淮南网的支持!